此时,黑杀不仅杀掉了那名蓝衫中年修者,而且解决了两名冲上来的军士。

孙正风,也将国师左臣道打的吐血不止。

在其余黑夜死士和五只随行凶兽的拼命抵挡下,那些密密麻麻,如同浪潮般汹涌的罗汉**士和修者,硬是没能冲破他们的防护圈。

但是现场的战况,已到了白热化的程度。

虽然黑夜死士勇猛无比,而且实力高强,但架不住罗汉国人多,群起攻之下,大部分人都受伤了。

“嗡嗡嗡!”

从皇城来的战舰,越来越近了。

巨响的轰鸣声如同催命符一般,激荡在整个苍穹之中。

此时再不走,就真的走不了了。

“徒儿,赶快走!”孙正风一剑将左臣道打飞,大声喊道。

刘官玉也不啰嗦,招呼段歌军几人上了飞行舰,直接冲天而起。

“拦住,死死的给我拦住!”左臣道暴吼。

于是不断有人影升空,想要阻拦,却都被黑夜死士和五只凶兽死死挡住。

地面上的军士再次万箭齐发,密密麻麻的破魔箭遮天蔽日,似乎挤满了整个苍穹。

罗汉国的战舰更近!

黑夜死士眼见形势危急,半刻也拖不得,立时便有五名死士直接自爆,总算是将破魔箭完全挡了下来。

刘官玉的飞行舰越飞越快,越来越远。

左臣道急怒攻心,拼命想要甩开孙正风前去追击,但孙正风一番猛攻,令得他根本半步前进不得。

现在,刚好跟先前倒了个!

“想避开我去追杀?!你就做梦也不行!我不弄死你就算是你的幸运了!”孙正风脸上的憋屈一扫而空,取而代之的是满心的喜悦和嘲讽。

“我要杀了你!”左臣道狂叫。

叫声未绝,却是再次被孙正风一剑斩退数十丈。

眼见刘官玉的飞行舰已然远去,而黑夜死士也是伤亡惨重,孙正风当机立断,“撤!”

旋即一剑斩出,将刚刚冲上来的左臣道斩飞,又是一剑横扫,剑光划过人群,百多名军士和修者的头颅冲天而起。

无头的脖子上,鲜血狂涌有如喷泉一般。

光华一闪,飞行舟显现而出。

“走!”

孙正风大喝一声。

黑夜死士留下五只凶兽抵挡敌军,其余人冲进了飞行舟。

“嗡!”

孙正风元力输出,飞行舟法阵中的灵石剧烈燃烧,旋即一声嗡鸣,如同一道闪电般冲天而起,迅速离开。

“咻!”

十数道巨大的光柱,从急速而来的罗汉国战舰中迸射而出,直奔飞行舟尾部。

无奈相距甚远,而飞行舟的速度奇快,所有的光柱尽数落空。

“追!”

一声滔天的怒吼从战舰中传出。

放眼望去,苍穹中,一副奇异的画面。

一艘飞行舰在前,数千丈之后,是一艘飞行舟,数百丈之后,是十多艘战舰。

三者的速度,都是快如闪电,如同风驰电掣一般。

最后面的战舰,不停的发出耀眼的光柱,朝着飞行舟打去,虽然不能打中,便多少影响到了飞行舟飞行的速度。

因此,二者间的距离,渐渐拉近。

飞过河流,越过山川。

距离,更近了。

“主上,我们出去抵挡一会,你先走!”黑杀说道。

“别废话!”孙正风沉声道。

黑杀立时住嘴。

前方,又是一座高山。

树木高大,直刺苍天。

十多艘战舰光柱齐发,终于将飞行舟拖住。

而被拖住的后果,当然只能是死路一条。

“看来今日脱身无望了,我对不起你们!”孙正风对黑夜死士动情说道。

“主上,为你战死,是我等的荣幸!”黑杀高声道。

“死战,战死!”

其他黑夜死士齐声大吼,壮怀激烈。

“好,今日,我们就大开杀戒,杀一个够本,杀两个就赚!”孙正风大声道。

说罢,就准备收了飞行舟,和那些战舰决一死战。

便在此时,那高山密林之内,蓦地一声长啸直冲云霄。

十二道血红的身影,仿如炮仗一般冲天而起,手中,俱都拿着清一色的长剑。

正是尚云天派出的十二血侍。

眨眼间,这些人便挡在了飞行舟前面。

“我们奉宗主之命前来接应,孙峰主,你请先行!”其中一个彪悍红衣人朝着孙正风大声说道。

“宗主?!”孙正风一楞。

心中涌起一股感动。

在他自己离开的情况下,宗主居然还派出了这一队人来,宗门的防御力量岂不是更弱了?

但宗主还是毅然作出了如此的动作!

“我们一起走!”他对那些血色人影说道。

“孙峰主,再不走就迟了!你们能够平安回去,我们的使命也就完成了!”那彪悍红衣人道。

孙正风立时明白,这些人,也是类似黑夜的死士!

肯定也是宗主尚云天的压箱底货。

这些人,绝对会拼命给他创造脱身的机会。

他心念电转,然后立时掉头就走。

留下无益,徒增死伤而已,他还得留下有用之身,为宗门之战贡献力量。

十二个死士,又不是绝顶高手,能挡住十多艘战舰吗?

没有人会相信。

十二名血侍也不相信。

面对密集的光柱打击,那些血侍眉头也不皱一下,一边拼命抵挡,一边拿出了最后的绝招。

自爆!

只有自爆,才能摧毁这十多艘战舰!

才能彻底挡住罗汉国的追兵。

“哈!”

十二血侍齐声暴吼,无尽的璀璨光芒,从他们的躯体内迸射而出,令得他们的身体如同筛子一般。

一股股狂暴至极的气息,如同天崩地裂一般喷涌而出。

十二血侍,此时看来,便如同十二个耀眼夺目的太阳一般。

他们每一个人,都找准了一艘战舰。

一艘战舰中有人大吼道:“火力全开,把这些人都灭了!”

于是,十多艘战舰齐齐轰鸣,一排排炮口喷射出璀璨耀眼的光柱,挟裹着毁天灭地的气息,朝着十二血侍攻来。

但正在燃烧生命的十二血侍,战力瞬间暴涨了数十上百倍,那些犀利至极的光柱,却是根本不能对十二血侍造成伤害。

而且他们的速度,亦是快到了极点,只是一闪,但靠近了战舰旁边。

“死去吧!”

十二血侍齐声暴吼,手中长剑高举,幻起惊天剑芒,朝着面前的战舰狠狠斩去。

战舰也是毫不示弱,密密麻麻的光柱有如汪洋大海。

战舰的速度,竟比不上血侍的速度,被无匹的剑芒斩中,轰然巨响中,战舰猛然下沉十数丈。

战舰中的人还未回过神来,十二血侍已经如同一道血色的闪电一般,扑在了战舰外壳之上。

他们身上的光芒更加明亮,仿如一团火焰在剧烈燃烧。

“他们,要自爆!”

战舰中的人惊呼。

但此时再想要逃避,却是晚了。

“轰轰轰!”

一连串的惊天巨响中,十二血侍的身躯,迅速暴涨,变得虚幻,旋即,爆炸开来。

璀璨到极致的光芒迸射而出,刹那间照亮了整个苍穹,天地间所有其它颜色,俱都黯淡无光。

十二朵蘑菇云从爆炸处冲天而起,直刺霄汉。

狂暴到无法形容的气浪,四散绞杀而开,将这一方虚空击穿无数窟窿,道道虚空裂缝如同蛛网般蔓延四射。

被十二血侍直接扑中的战舰,瞬间化作一团光影,湮灭于虚空中。

半空中,便只剩下了二艘战舰。

而且是受到波及,伤痕累累的战舰。

犹如喝醉的老汉一般在空中摇摇晃晃,似乎下一瞬便要摔落在地。

这两艘战舰中,传出阵阵尖锐至极,恐惧至极的惊呼。

然后,掉头飞走了。

如此大的动静,孙正风自是看的一清二楚,便是更远的刘官玉,也被惊动,回望到了这一切。

他双眼再次湿润。

世间自有真情在,仙途不缺真好汉!

玄参阁人如此,那些黑夜死士哪些,现在,这些血侍,也是如此!

为了使命,把自己的生死看得非常淡,根本无畏生死。

孙正风长长的叹了口气,全力操控飞行舟,很快便追上了刘官玉的飞行舰。

二舰结伴而行,归途再无阻碍,顺利的到达了上清宗开阳峰。

“官玉,你把师兄们安顿一下,带兰香去见她妈,免得着急,我先去禀报一下宗主!”孙正风说道。

“好的,师尊,你去吧,这里有我!”刘官玉答道。

宗主尚云天仁至义尽,孙正风第一时间去当面感谢,也是在情理之中。

彩虹仙子和孙兰香母女想见,抱头痛哭。

“乖乖女儿,你可担心死娘亲了,今后,可千万不能干这种傻事了!”彩虹仙子一边抹眼泪一边心有余悸的说道。

“娘亲,请你原谅我,我也是没办法,宗门的灾难因我而起,该由我出面去解决,何况,也只有如此,才能暂时救得官玉的性命。”孙兰香呜咽道。

“灾难来了,自有我们大人去面对!”彩虹仙子语声一沉。

“师娘,这不怪神仙姐姐,都怪我!假如我没有惹这些事,就不会出现这种灾难了!”刘官玉万分抱歉道。

“好了,官玉,我现在谁也不怪,你们俩都是好孩子!”彩虹仙子一手拉着孙兰香,一手拉着刘官玉说道。

“今后,你们一定要同生死,同患难,不离不弃!”彩虹仙子凝重的说道,“真能如此,我也就放心了!”